周有大赉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斯言也 > 正文内容

未若门前花正开_故事

来源:周有大赉网   时间: 2020-10-16

  “若言,你的花好像开了。”

  我本在房内收拾细软,听了这话,立刻赶到门前。

  花真的开了,一朵一朵洁白而高雅。我轻轻抬手抚上那片白色的花瓣,低下头去嗅花的幽香,一瞬间,那人仿佛回到了我的身边,从身后轻轻地拥住我,在我的耳边呢喃,低声唤着:阿若。

  【1】

  我生在育花世家,家族世代摆弄花草。而最近,大伯培育的新品种好像要成功了。那几日的光景,我第一次遇见他。

  新品种培育成功,大伯宴请了与之交好的三个世家。香料世家安家,香精世家楚家,盆景世家花家。

  他是花家嫡子,花家的下一代继承人。而我,只是大伯的侄女,是蓝府的孤女,也是他的小姨。

  大伯的女儿名唤琦言,从小与花家定亲。因是大伯唯一的女儿,从小便是在百般宠爱中长大。

  宴会当天,我正独自坐在后院修剪前些日子送来的花草。

  “蓝小姐。”

  身后的声音冷冽却略带温和。我没有回头,从未有人叫过我蓝小姐,他们只叫我蓝姑娘。

  “抱歉,”那人已走到我身前,白衣翩翩,一副温润佳公子的模样,“是在下唐突了。”

  我抬头,微微眯眼看他,抿了下唇,淡淡道:“无事。”

  听我如此冷漠的回答,他笑笑,视线在我手中的剪刀上停留了一瞬,又开口道:“蓝小姐果然好学,如此聪慧过人。”

  “不过剪些花草罢了,换了谁来都可以。”我笑了笑,恢复了手中的动作。

  他又笑了笑,眸中已染上一层复杂的神色。良久,那道灼热的视线终于消失了,我暗暗舒了口气。

  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花家嫡子花未冉,蓝琦言口中念念不忘的未婚夫。也是后武汉治癫痫哪家医院治疗效果好来,我才知道,他叫我蓝小姐,本就别有用意。

  花家嫡子花未冉,集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唯独却一样东西,那便是蓝家那张蓝墨的培育图纸。有了那张纸,这家主之位才算是真正的实至名归。

  所以花未冉叫我蓝小姐,所以他总是翻墙来找我聊天,带我偷偷溜出蓝府逛遍全城。他说:阿若,总有一天,我会带你一起,我们一起,在世间逍遥,摒弃所有。

  看吧,其实花未冉从来不会说情话,就连这一句,也是话本上现学来的。我刻意忽视他背在身后的手和已露了半角的纸张,微微颔首,笑靥如花。

  【2】

  花未冉来得频繁,自然有人会发现。所以当我跪在大厅的时候,心里毫无波澜。

  “若言,”大伯缓缓地说,“你可知花家大公子与你表妹琦言早有婚约。”

  我垂下眸,轻轻回道:“若言知道。”

  话音刚落,大厅便寂静得只剩下蓝琦言小声的抽泣。在到看不到的地方,我微微勾了勾唇角。从大伯掌权开始,我便清楚,自己不过是个婢子的身份,所以对于这一刻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

  良久,我听见大伯说:“蓝家的一家分店现下还缺一个助手,若言,去帮忙吧。”

  “是,”我顺从地回答,“若言知道了。”

  几十公里外,蓝家的分店。

  “小姐!”万红惊喜地叫我。

  “恩。”我应了她一声。

  “真好!”万红激动得险些落泪,“小姐你果真没食言,万红终于等到你了!”

  小姐,是的,在十年前,我七岁,那时我还是蓝家的嫡小姐,每天只会对母亲撒娇。直到有一天,父亲叫我进房,开始教我育花技巧。

  也是从那时起,父亲和母亲开始变得很奇怪。

  大约半年左右,父亲再一次召我进房,这一次,他给了我一张图纸,上面有两国内最好的癫痫医院个墨色大字:蓝墨。

  这是我父亲耗费了大半生的心血培育而得,种植于屋内可安神,催人入梦,甚至在梦里也能闻到阵阵清香。

  可就在父亲将这张图纸交给我的第二天,蓝家便风云突变,易了主。平日里跟在父亲身旁帮着父亲打理家业的大伯一跃成了蓝家之主。

  再后来,就只能听说。听说父亲得了病,逝去了。听说母亲伤心过度,也去了。最后,听说大伯安排了父亲母亲的排位,低调入葬。又将从前跟着父亲身边的,元老级别的人物换了个遍。然后,他将自小便跟在我身边侍候的万红调去了离这儿几十公里外的一处小店打下手。

  在万红被调走的前一晚,我借口离别将她唤入房内。

  万红含泪嘱咐我保重身体,我却拉过她的手,一字一顿:“万红,父亲母亲的死不是巧合,我要报仇。你且听着,去了那边,努力一些,书信联系,我一定会去找你。那时,定可大仇得报。”

  万红用力点了头。

  再后来,我常与万红通信,一步步助她夺下了店主之位。如今,我寻思着时机到了,这才与花未冉有诸多来往。他应是知道些什么,才喊我蓝小姐。可无论是婚约还是图纸,我都给不了他。

  我故意找人引蓝琦言遇见花未冉来找我,以她的性子,定会使手段将我调离花未冉的视线。果然不出两日我便得了令去了几日前知会主家人手不够的分店。自然也就这样顺理成章的与万红碰面了。

  这家店于主家而言已经可有可无,其中的盈利早被万红截得差不多了。而我的十里钱庄,也早已运营了三四年,步入了正轨。

  我等了多年的一个机会,终于出现在我面前。

  我找人向蓝家买了二十盆“馨然”,这是大伯根据父亲所记载的手札里的“蓝墨”而研制的花,可是没有那张图纸,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用错了药,这药与花反应起来,闻久了,便会使人一睡不醒。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催动药性,让大伯与蓝家落入万劫不复之地郑州癫痫病专业医院

  【3】

  半月后,那些盆景终于出了事端,我以十里钱庄的名义将这些盆景送给了钱庄的大顾客。如今,他们纷纷找到十里钱庄讨要说法。我按照原本的计划,带着自家的“受害者”一起,声声讨伐蓝家。

  几十条人命,蓝家就算倾尽家产也不可能摆平,更何况其中不乏权贵之人。这次,蓝家恐怕是遇到历来家族史上最大的劫难了。

  我拉了拉帷帽,站在人群之中微勾唇角。万红昨日问我:

  ——小姐,蓝家可是有你父亲毕生的心血,就这样毁了,你一点也没有难过?一点也没有不舍得?而且,蓝家出事,也势必会牵连到一直与之合作的花家。

  ——早在父亲死去的那天,蓝若言就只为复仇而活。

  我微微抬头看天,大伯,这一切就要结束了……

  “阿若,”我不知道花未冉是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认出我。他微微俯身在我耳边轻轻说:“阿若,我都知道。”

  这句话仿佛能让时

  间静止,我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但我却又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残忍,“花公子,安叔带着受害者的家属前往官府了。”

  我听见他低低的笑声,始终是没有回头。良久,我感觉到身后已没有了温热的气息,这才慢慢退场。

  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没有挽回的余地的,例如我死去的父母,例如我和一个叫花未冉的人。

  因为事关人命,两家人先后入狱。我想我大概是对不起一个人的,但我只能对不起他。

  牢房的环境阴暗潮湿,我慢慢走进去,其间我听到大伯和蓝琦言的叫喊声。终于,在事发的多天以后,我第一次见到了他。

  他看起来很不好,黑发随意地束着,身上有几道血痕,囚衣略有些脏。可他却始终勾着唇,就像初见那般。明明已无花家弟子的尊贵身份,却依然带着一股风华万代吉林看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的味道。

  “花公子,近日可好。”我上前两步,隐晦地扫过那些带血的伤口。

  “阿若,你来了。”

  不是为什么,不是我恨你,而是你来了。

  莫名的,感觉有些窒息。我抿了抿唇,没有开口,良久,转身离开。

  【4】

  “刘大人,花家嫡子于昨夜染了风寒,未得及时救治,待罪死在狱里。”我笑着将大把银票放入刘大人的袖口。

  刘大人摸了摸袖子,会意地点点头,吩咐侍从准备了一具刚死不久的尸骨送入牢中,然后又转身问我:“蓝姑娘,如此可还满意?”

  我微微一笑,“刘大人做得很好。”

  那天以后,我再没见过花未冉。但其实又是时常见他,只是从未与他面对面过。他带着花家最后一笔财产去了邻国,在那里开了一家茶馆,附名“未若”。

  那家茶馆很不错,不出半年便闻名一方。我也曾在那里小坐过,人来人往,热闹得很,却又清静得出奇。

  十里钱庄也发展的不错,前景很好,越做越大。期间,我无意中得来一封书信,是万红在收拾旧屋时寻到的。

  我终于知道花未冉为何初次见面便叫我蓝姑娘。

  因为我父亲死的那天他也在场。大伯串通花家害我父亲。当天,花未冉不过小孩子心性,偷偷跟了出去,才无意间目睹了那样一桩惨案。

  同样,他也看见了因为不放心父亲而躲藏在角落里的我。是的,我亲眼看见大伯将刀子一点点送进我父亲的胸膛。

  呵……冥冥之中,一切早有预定,我又何必无法释怀。

  直到多年以后,我静静地坐在树荫下,有枯叶落在白色的裙上。一抬头,那个笑容明朗的少年跃过墙头,朝我伸出了手。

  “未冉……”有透明的液体自眼角滑落,下雨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mbtt.com  周有大赉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